Sitemap: http://m.ihouhe.com/sitemap.xml
tibet.cn
home

護水脈興水利 續文脈惠民生(文化中國行·走進(jìn)專(zhuān)題博物館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6-18 16:33:00 來(lái)源: 人民日報

  水是生存之本、文明之源。水利與每個(gè)人、每個(gè)國家、每個(gè)文明息息相關(guān)。

  浙江杭州錢(qián)塘江南岸,中國水利博物館園區飛鳥(niǎo)翔集,綠樹(shù)蓊郁,碧水蕩漾。

  遠遠望去,博物館主體建筑就像漂浮在水面上的水晶寶塔。塔頂,“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”四靈拱衛的巨型龍鈕印章鐫刻著(zhù)《史記·河渠書(shū)》,“水利”一詞由此出,展示著(zhù)中國水利文化的源遠流長(cháng)。

  走進(jìn)博物館,如同走進(jìn)了水利文化的寶庫,從女?huà)z補天、大禹治水,到三峽工程、南水北調,將中華民族治水、治國的故事娓娓道來(lái)……

  人類(lèi)逐水而居,文明伴水而生

  古往今來(lái),人類(lèi)逐水而居,文明伴水而生。

  步入中國水利博物館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6幅大型銅浮雕壁畫(huà),大禹治水的場(chǎng)景,震撼人心。來(lái)自湖北的觀(guān)眾于媛媛佇立良久。

  “《夏書(shū)》曰:禹抑洪水十三年,過(guò)家不入門(mén)。陸行載車(chē),水行載舟,泥行蹈毳,山行即橋……”《史記·河渠書(shū)》是我國第一部水利通史,簡(jiǎn)要敘述了從上古至秦漢的水利發(fā)展情況,記述正是從大禹治水的故事開(kāi)始。

  “世界上許多民族都有遠古發(fā)生大洪水的神話(huà)或傳說(shuō),不少都說(shuō)洪水毀滅了人類(lèi),僅有極少數人幸存下來(lái)?!庇阪骆聫男【蛯χ型庵嗡适掠袧夂衽d趣,她說(shuō),“順應天時(shí)地利,洪水被我們偉大的祖先征服了,開(kāi)啟了華夏文明新的篇章?!?/p>

  中國水利博物館展覽陳列處副處長(cháng)魏曉明說(shuō):“不論是‘三過(guò)家門(mén)而不入’的忘我,還是不怕?tīng)奚亩窢幘?,以及‘疏堵結合,以疏為主’的智慧,大禹治水都值得中華民族世代傳頌?!?/p>

  文化如水,水脈亦文脈。實(shí)際上,比大禹治水的歷史尚早,在長(cháng)江流域已出現治水范例——良渚古城外圍水利系統。這是迄今所知中國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,也是世界最早的攔洪水壩系統,距今約有5000年歷史,實(shí)證中華5000年文明史的燦爛輝煌。

  中國水利博物館與浙江大學(xué)文保團隊合作,取樣制作了良渚遺址老虎嶺段的大壩剖面——“護國之堤”。通過(guò)技術(shù)處理,遠古的草裹泥工藝被完整展示,參觀(guān)者嘖嘖稱(chēng)奇。

  在良渚古城遺址上,東苕溪穿城而過(guò)。東苕溪上游依天目山,是浙江省暴雨中心,山高嶺峻,坡陡流急,加之下游河道泄水能力不足等原因,洪澇災害頻繁?!八到y從北面和西面圍繞良渚古城,是良渚古城外圍的有機組成部分,規劃和影響的范圍超過(guò)100平方公里,取水之利、避水之害,在歷史上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?!蔽簳悦鹘榻B,“它也證實(shí)良渚古城是由內而外具有宮城、王城、外郭和外圍水利系統的完整都城結構?!?/p>

  良渚人奠定了江南生活模式。他們把房子建高,堆土墩子,避免被水淹的同時(shí),堆墩所需的土方,挖出來(lái)形成了河道、池塘,河網(wǎng)密集,水稻就能種在村子周?chē)?。良渚古城及水利系統考古項目領(lǐng)隊王寧遠表示:“可以把良渚作為中華早期文明研究里的一個(gè)教科書(shū)式的樣本?!?/p>

  良渚古城遺址定格了時(shí)間,實(shí)證著(zhù)文明歷史。而大運河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(chǎn),是流動(dòng)的文化。

  中國水利博物館大運河展廳墻上的一幅《四省運河水利泉源河道全圖》長(cháng)卷,繪制于1855年,詳細記錄了大運河杭州至北京沿線(xiàn)的城市、河道、水閘等情況。運河打破空間阻隔,縮短時(shí)間,哺育城鎮,功莫大焉。

  中國人適應空間地理、利用自然山水,不斷求知、探索和創(chuàng )造,溝通黃河、長(cháng)江、淮河、錢(qián)塘江等水系,形成我國古代重要的漕運通道和經(jīng)濟命脈,推動(dòng)了沿岸地區農業(yè)、手工業(yè)和商業(yè)的繁榮。

  “至今千里賴(lài)通波”“共禹論功不較多”,古人詩(shī)句對大運河的贊揚,凸顯了其在水利文化史中的價(jià)值。2014年,中國大運河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名錄。

  千百年來(lái),運河滋養著(zhù)兩岸城市和人民。如今,隨著(zhù)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持續推進(jìn),京杭大運河連續三年實(shí)現全線(xiàn)水流貫通,大運河沿線(xiàn)各類(lèi)文化自然遺產(chǎn)保護基本實(shí)現全覆蓋,千年運河名片更加璀璨,大運河文化帶、生態(tài)帶、旅游帶正在煥發(fā)新活力。

  水運連著(zhù)國運,水治則邦興

  水運連著(zhù)國運。在5000多年中華文明史中,一些地方幾度繁華、幾度衰落。要想國泰民安、歲稔年豐,必須善于治水?!八d而后天下可平,外患可息,而教化可興矣?!鼻宄醯乩韺W(xué)家劉繼莊說(shuō)。

  大禹治水成功后被人民擁護而建立夏朝,甲骨文中有大量關(guān)于治水祈雨的記載,春秋時(shí)管仲提出“善治國者,必先除其五害……五害之屬,水最為大”的主張……我國歷史上以農耕文明為主,地理和氣候條件特殊,不少王朝的興廢、更迭都與治水緊密聯(lián)系。

  在都江堰多媒體展示區,來(lái)自安徽的參觀(guān)者石海霞一家四口停下腳步。水魚(yú)嘴、寶瓶口、飛沙堰的智慧,讓他們連連叫好。

  都江堰使成都平原由“水澇之地”變?yōu)椤疤旄畤?,鄭國渠讓“關(guān)中為沃野,無(wú)兇年,秦以富強,卒并諸侯”,這些水利工程為秦統一華夏奠定了堅實(shí)的經(jīng)濟基礎。公元前214年,靈渠鑿成,秦始皇迅速統一嶺南。

  “今天起了個(gè)大早,慕名而來(lái),感覺(jué)很值!”石海霞說(shuō)。

  因勢利導,將水害變水利。秦國蜀守李冰于公元前256年主持修建的都江堰,是世界上現存年代久遠、以無(wú)壩引水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。據《華陽(yáng)國志·蜀志》記載,“旱則引水浸潤,雨則杜(堵)塞水門(mén)”,四川西部從此很少旱澇之災,成都平原變成“沃野千里……水旱從人,不知饑饉,時(shí)無(wú)荒年,天下謂之天府也”。

  黃河寧,天下平。黃河既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、生命河,也是一條桀驁難馴的憂(yōu)患河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中華民族治理黃河的歷史也是一部治國史。

  博物館展板上的西漢“治河賞”陶罐是漢代先民治理河道的見(jiàn)證物,當時(shí)用來(lái)表彰治河有功的人員。

  “自河決瓠子后二十余歲,歲因以數不登,而梁楚之地尤甚……”《史記·河渠書(shū)》中用較大篇幅描述了漢武帝親臨今河南濮陽(yáng)縣西南的瓠子口指揮封堵黃河決口這件事,太史公做出了“甚哉,水之為利害也”的感慨。

  黃河自古“多淤、多決、多徙”“三年兩決口、百年一改道”,在新中國成立前的2500多年間,下游共決溢1500多次,改道26次,封建社會(huì )戰爭和軍閥混戰時(shí)期,更是人為導致黃河決口12次。新中國成立至今,黃河實(shí)現70多年伏秋大汛不決口,24年不斷流,先后抵御12次大洪水,創(chuàng )造“地上懸河”治理奇跡。

  水治則邦興。漢武帝作《瓠子歌》嗟嘆黃河洪水之危害;唐太宗親自整頓治水機構,制定水利與水運的專(zhuān)門(mén)法規;清圣祖“以三藩及河務(wù)、漕運為三大事,夙夜廑念,曾書(shū)而懸之宮中柱上”……千百年來(lái),華夏兒女祈愿著(zhù)大河安瀾。

  “民國時(shí)期,水利先驅們曾為系統開(kāi)展流域治理奔走謀劃,但因時(shí)局和國力所制未能貫徹落實(shí),各流域的工程實(shí)踐以災后修防為主?!蔽簳悦鹘榻B,“從1840年到1949年的百余年里,外侮內亂,國力衰退,水利失修,水旱災害與社會(huì )動(dòng)亂形成惡性循環(huán)?!?/p>

  河清海晏,國泰民安,是中華兒女的千年期盼,當歷史的大潮越過(guò)1949年,江河湖海面貌為之一新。

  既講人定勝天,也講人水和諧

  興水利、除水害,古今中外,都是治國大事。

  以史為鑒,可以知興替。新中國成立以來(lái),高度重視治水。從“一定要把淮河修好”“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”到“一定要根治海河”,從學(xué)大寨整地治水到發(fā)揚紅旗渠精神鑿山修渠,從三峽工程到南水北調……治水事業(yè)蓬勃發(fā)展,水利文化廣泛弘揚。

  紅旗渠主題展覽現場(chǎng),陳列著(zhù)大錘、頭、洋鎬等簡(jiǎn)易工具,而展板上介紹的“削平山頭1250座、開(kāi)掘隧洞211個(gè)、全長(cháng)70.6公里”等驚人數據,讓觀(guān)眾看后感佩不已。

  來(lái)自杭州富陽(yáng)區的何欣雨一家專(zhuān)程駕車(chē)1小時(shí)來(lái)到博物館,作為80后,“從小就聽(tīng)到很多水利工程的建設歷程,對紅旗渠記憶深刻,那時(shí)什么高科技都沒(méi)有,就靠一股子精神,改天換地!”

  何欣雨是兩個(gè)孩子的母親,她說(shuō):“周末帶孩子們來(lái)這里看看,受受教育。今天物質(zhì)生活大為改善,但愚公移山、艱苦奮斗的精神不能變?!?/p>

  自古以來(lái),我國基本水情一直是夏汛冬枯、北缺南豐,水資源時(shí)空分布極不均衡?!澳戏剿?,北方水少,如有可能,借點(diǎn)水來(lái)也是可以的?!泵飨岢隽撕陚嬒?。

  興修水利,造福人民。一把滿(mǎn)是水垢的燒水壺、一壺清澈的水樣,直觀(guān)展現了南水北調給沿線(xiàn)老百姓生活帶來(lái)的變化。過(guò)去,沿途有的地方“自來(lái)水能腌咸菜”。如今,清澈甘甜的引江水替代了北方某些地區的苦咸水、高氟水。

  跨水跨山、跨省跨市,供水、防洪、排澇、航運、生態(tài)……既講人定勝天,也講人水和諧,南水北調不愧為世界上規模最大、距離最長(cháng)、受益人口最多、受益范圍最廣的調水工程。截至今年3月18日,南水北調東、中線(xiàn)一期工程累計調水量突破700億立方米,受益人口超1.76億,已經(jīng)成為優(yōu)化水資源配置、保障群眾飲水安全、復蘇河湖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、暢通南北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的生命線(xiàn)。

  河川之危、水源之危是生存環(huán)境之危、民族存續之危?!拔覀円罅υ鰪娝畱n(yōu)患意識、水危機意識,從實(shí)現中華民族永續發(fā)展的戰略高度,重視解決好水安全問(wèn)題?!敝袊┪镳^館長(cháng)、黨委書(shū)記陳永明說(shuō)。

(責編: 李文治 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(lái)源:中國西藏網(wǎng)”或“中國西藏網(wǎng)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(lái)源中國西藏網(wǎng)和署著(zhù)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

email